六合彩大全

/>


  不久前,

目前住的是7、8年前盖的铁厝,有打地基+钢骨结构,
一楼全是水泥隔间+轻钢架天花 母亲节快到了,最近预计要买一台电视送长辈
刚好得知认识 年轻时,很容易被“我们很相爱”感动,慢慢经历了一些事情,对于相爱这事儿多少存了一点疑心。
Philips狂销机种首次破
ラーメン凪第二间店终于在六合彩大全东区开张了这事许多人都知道,但就是说不出口…
西元1449年,羽翼丰满的瓦剌兵分四路大举南下侵攻明朝,
已经二十多岁的明英宗不知该如何是好,
一昧听信王振的馋言,居然要”御驾亲征”,
因为王老师说皇帝神威,上了战场就可以吓跑那些蛮夷,
M88当然,每个男人心中都留著将军的血液,
谁不想功成名就,谁又不想驰聘战场,
王振这妖人也不例外,因为皇帝出门了,他自然也是个大将军,
这决定顿时让文武百官炸了锅,这是儿戏阿!!!
但能说什麽?一个白痴皇帝加上弱智太监,
谁敢插嘴,那只有抄家灭族的份…

西元1449年7月16日,明军50万大军浩浩荡荡北上伐蒙,
7月19日,大军开到了居庸关,
7月23日,到达宣府,
连日大风大雨导致道路泥泞,这麽赶路让人马摔伤不计其数,
许多人试图上奏暂缓前进,不然赶到了人也累死了,
又累又伤,怎麽跟凶悍的蒙古人打战?
王振大怒:
「朝廷养兵千日用在一朝,难得皇上御驾亲征,还未交锋就想后退,
那不是自己挫自己锐气吗?此事不得再提,否则法办!!!」
直到8月,大军来到了大同,
但军报传来蒙古军已经进了长城,可能会切断明军退路,
惊慌失措的王振立刻下令退兵,无奈大军便开始南撤,
没几天,王振发现撤退路线要经过蔚州,
可是这是王振的老家阿,王老师搜刮贪污来的钱都拿回家买地置产了,
大军这麽浩浩荡荡过去,他地上的庄稼可会被踩烂阿,
于是又下令大军往东北方行进,所有人都吐血了,
我们家在南边阿,你往东北要撤到哪?
到北韩去找金正日不成?
当然,王振也拨了一队人马去他老家搬运财物,
你看,人能贱到这程度也不简单,
只可惜,中国历史上不会只有一个王振,
但你又能说什麽,我们继续看下去吧…

8月10日,瓦剌大军追上明军,
来往奔走多日的明军疲惫不堪,一接战立刻溃不成军,死伤过半,
8月13日,明军退到土木堡,
这是个重要的驿站,四周高峰耸立,只有几条小路可对外联络,
但离县城只有20里路,大军若是赶到县城怀来还能据城而守,
王振因为自己的财物还没运来,所以力主在土木堡等候,
所以呢,随后而来的瓦剌大军直接将明军围困在这小小的土木堡中,
两万多的瓦剌军围住几时万的明军,这算是世界奇观,
首领 也先知道这骨头硬啃也啃不下来,要用脑袋才行,
所以他挥军暂退,派出使者前来谈和,
胆小怕死的王振自然上钩了,明军拔营开始缓缓退去,
而瓦剌军就埋伏在山上,又是弩箭连射外加骑兵衝锋,
几尽全灭的明军崩溃四散,护卫将军 樊忠在混乱中看到蹲坐地上发抖的王振,
一把揪住他痛骂:
「你这狗太监,我要为天下除害!!!」
拿著铁鎚砸烂了王老师的脑袋瓜子,
一代妖人的下场就是下面的头没了,而上面的头也没了,
最后,瓦剌军在清扫战场时发现了个宝,
“明英宗”,就这麽被捡到并俘虏到了蒙古家乡去了,
而这噩耗,当然也传回北京的朝廷…

「土木堡之变」,历史上是这麽称呼这次的惨剧,
宫裡头顿时吵的乱糟糟,主力部队全没了,
蒙古人还要南下攻佔北京就算了,
人家守裡还有张王牌,应该说是免死金牌,
也先抱著皇上在战场上溜搭,你们手中的弓箭射还不射?
人家挟持著皇上来到城门前请你开门,你开还不开?
所以,许多官员大臣都主张南迁避难,至少可保半壁江山。 闷了两个礼拜~好不容易抽出空可以钓鱼,赶紧把装备整理好,跟一个钓鱼死党一起出发去新店高尔夫球场下搞福寿

当天真的很热,更正确讲应该是闷到爆,没风,阿福都不就,她则甘愿做配角。来工资就直接汇入老婆帐户, 在职场工作二十年,遇到许多爱家的新好男人,从哪裡可以得知呢?最容易观察的地方就是「言必称老婆」。

今日再战一支钓~

1383282483-3267202287_n.jpg 饼乾就打发,问他不饿吗?他说都是为了老婆,因为他老婆是家庭主妇,整天重心就是煮一顿丰盛的晚餐,但老婆厨艺实在不佳,所以他午餐时只吃三分饱,晚餐才能觉得美味而吃个精光,讨老婆欢心。
其实 小弟本身对热气球 是不太有兴趣的
因为 想到人很多就懒惰 ˊ_>ˋ
不过 今天还是动身前往走马濑
虽说

暑假的时候就搬出来了
一,
不过先说好,这故事的主角不是朱祁镇也不是这太监,
那你要是问我这故事主角是谁?
就让我们继续看下去,答案自然会揭晓…(废话)
王振,原本只是个市井无赖,因没路可走就自己”剁了”进了宫,
因为识得几个字,被安排在太子身边教书,
宫裡头甚至是太子都管他叫”王先生”,
而这太子就是后来的大老闆明英宗,
理所当然,王先生也开始过好子日了。 混乱的思绪、複杂的心情、两难的决定!
开始怀疑自己做的某些决定,
很担心、很害怕、更是恐惧,
这样做到底是不是必须?
为何会这样忧鬱?
也许已佔有一席之地?
或许是我多虑?
若是有了万一,
信任将会失去、友情将会远离,

Comments are closed.